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至尊魔妃

至尊魔妃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白苏蓉,东迁御

小说简介:

  濮氏家族的濮四爷,打架找场子样样齐活。 白苏蓉,潘家的废柴小姐,寄人篱下,受尽欺凌,样样占尽。 当濮四爷变成了白苏蓉,功法仙器在手,宝贝丹药齐活。 敢算计她?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全是当年玩剩下的! 她定要让那些欺负她的人百倍偿还! 东迁御,冷面仙君,修为超群,九重天门仙君之首,天帝都得给上几分薄面。 世人皆道他无心,偏偏他却认准了她,宠她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至尊魔妃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缘说千年羁绊,万年重联,世华之中必然是因果相聚,人魔必然是心中执念作祟。

  天神盘古开天之时,以身撑天地,可是却将心流落人间,唤作花田玉。

  此玉是开启神魔人,三界之门的钥匙,传说,盘古开天之后,其实将一身修为都在花田玉之中,此玉被誉为天道之玉。

  天道之玉遗落人间,卯时出生之人皆是以玉石附身之主。只可惜,魔道神界寻了上万年都没有找到一丝踪迹。

  闷热的夏季,才五月就开始的火热。早就开始的回温,高三的课堂总是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看着周围的人不是奋笔疾书,就是看着手上的英语单词不停的背诵。

  只有最后得几排例外,那是一个小团体。周遭的少年,一个劲的围着一个身高近一米八得少女?

  确实是少女,面容娇好,并没有像教室里的女生一样,穿着一身漂亮的校裙,而是选择了一身与男生一样的长裤,深蓝的校裤在她身上,反而没有将那双美丽修长的**遮住。

  反而更加让人觉得美丽。白色的上衣打着蓝色条纹的领带,可是,那张红润的小嘴,却说出来几个字。似乎让刚要开口的几个男生都怔了几秒。

  “四爷,你刚刚说什么?”男子的脸色倒不是震惊,而是恍惚。

  少女伸出修长的手拍了对方的脑袋一下道:“爷说什么,你没听见吗?我说了我要回家闭关复习高考。”

  “真的假的,四爷。”

  “爷有说话不算话么?真是,不说了,准备回家了。”少女将抽屉里得书包一抽,背上了身,毫不在意老师气的通红的表情。

  大咧咧的走出教室,这就是濮氏家族的唯一的传承人。排行第四代的濮四爷,如此拉风的人,在学校是个传奇。

  打架从没有输过得力量,居然是在这个女孩的身子中爆发的。

  断壁残瓦,周遭居然还是一股子的酸臭味。濮四爷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看东西都不真切了。

  “难道是,这几日太用功了,眼睛花了。”明明漂亮的欧式风房间,居然变成了这么一破屋子。再看自己伸到面前的手,上面都是黑色的泥,看着都是让人作呕。

  这屋子倒是没有什么怪味,有怪味的是自己的身子。这衣服在身上都像是黏住了一样,当下,濮四爷的身子一颤。干瘪瘪的身材,连一点肉都没有。

  “搞什么,这不是我的身子。”再看自己头上顶着得头发,简直都结在了一块儿。房间虽然是破,这老北京倒是没有这样的破房子了,不远处还有一反光的镜子。

  看着像是铜镜,难道这里真的不是自己家?

  “哟,这死丫头还真的是命大啊,一个月躺下来,倒是真让她挺过来了。”开门的女子虽说不美,但是一身长裙没什么花色,倒是有了几分的气质。

  “姑姑,你可别这么说,到底是老爷的种,死了也是要伤心的。”说话的是另一个女子,手上倒是端着一铜盆。里面是什么还真的不清楚。

  “哼,伶人啊,既然她都醒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大小姐还等着我去回报呢。你呀,就好好的伺候你的小姐吧。”一摆手捏着鼻子,这里面的味道简直让人作呕。

  果然是**生的,这都能扛下来。这转身离开的便是花姑,可惜,濮四爷倒是一点都不认识。可是,那人眼中的鄙夷还有嫌弃她是看得真真的。

  连带着那名唤伶人的也是,一脸的不耐烦。

  “砰……”铜盆砸在地上的声音,尤为的刺耳。

  “怎么?这才几日都要我伺候啦?”伶人见濮四爷还坐在床边,根本没有动作,心中不觉得来气,便说道。

  濮四爷虽然数学不好,但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看场面做事的本事绝对是门清。看来看去倒也是明白,自己怕是真的穿越了。

  还来不及建设心里的防线,倒是被人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

  “哼……”那丫头见四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下不知为何发毛。不过,一个不受宠的婢生女。

  娘亲都是个没名份的,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内里有了尊贵的血,倒是连个丫鬟都不如了。想到这里,伶人翘起了嘴角,那就再让她多活几日。

  算是可怜她了,刚跨出腿要走,却听床上的人道:“既然我是主,你为仆,就得对得起这个仆字。”语气特别的淡,却让伶人心下一寒。

  “仆人?你还能说话,那就死不了,我怕是没有什么福气伺候你了。”伶人笑了笑,眼中极为的嗤鄙。虽说她天天来这里,可是,每次进来都得出去大洗一次,就怕沾上什么。

  只是,一句仆人让伶人心中甚是恼火,桌上的饭菜已经馊了许久了,看着都让人作呕,盛夏得日子,最怕的就是脏乱。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一上手就将桌上的一盆馊了的饭菜向着床上的女子扔了过去。濮四爷身手算是不错,只是这具身子还真的是拖不动。

  硬生生的被砸到了脑袋,热流从脑袋上留下来,血液的味道很淡,直到顺着眉流入了左眼中,眼白之中渗出红色。

  极为的渗人,可是头发遮住了那红色的眼睛。伶人根本看不见,甚至连濮四爷都没有想到,眼中一热,那双眼睛一直瞪着不远处的那个女子。

  “切,你以为我愿意当你的仆人?要死不活得,我劝你要么就早点死,我还能够省点心,不过是一个**,别说你得罪了大小姐,潘乔儿。”

  “就算是你没有得罪,也不会有人记起你这么一号人物……”伶人嗤笑着,从身上扯下手帕,擦了擦手,嫌弃的瞥了一下嘴巴。

  根本都没有再看床上的人一眼,便一边抖着身子,一边用袖子碰了碰不远处的朽木门。

  濮四爷的嘴唇发白,但是一直都没有说出一个字。大脑却在快速的运转。

  濮四爷绝对是个人物,虽说是个女儿身,可能力绝不比男子差,濮家四代都是单传。到了濮四爷这里只有一个女儿。

  濮家老爷子自然也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濮家四爷猝死,这事,搁在濮四爷身上,那真是拍着脑门都想不到。

  好端端的在家里学数学,怎得就死了,又到了这个身体里面呢。左想右想,只能是熬夜啊,熬夜猝死居然是真的。

  被人欺辱,倒是从没有过,嚣张。从来只有濮四爷嚣张,没见过谁敢在濮四爷的眼前如此嚣张。

  再看看这小身板的样子,还有刚刚两个女人的话。四爷已经肯定自己穿越了。或者说原主早就死了,自己不过是到了这个人的身子里面。

  是怎么死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濮四爷走个路都不利索啊。双腿似乎是跛着的不说,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好不容易,坐在床边。

  不远处散落在身旁的残羹剩饭,还有额头上的刺痛,无疑不在显示着刚刚堂堂得濮四爷被人欺负了。而且根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扯出一个诡异得表情。眉毛似乎都结在一块儿,真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说,死前濮四爷当时想的是什么。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一睁眼便出现在这里了。

  濮四爷那双眼睛骨溜溜的转了一圈,脸上的血迹怕是已凝结了,这具身子怨气很重,濮四爷倒是听说过道上的人,称这是鬼怨。

  一只红色的眼睛居然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人影。这血中的眼珠,倒是不妨碍濮四爷看东西。

  “你既然走了,都走不痛快?”濮四爷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得出来不悦。

  “你懂什么,这些欺善怕恶之人,简直都该死。”透明的形态出来的人就在濮四爷面前。这倒是不怕,不过就是不远处的蜡烛倒了,刮了好大一阵风。

  倒是让濮四爷的身子一震,好不容易坐在床边的身子又倒在了床上。那朽木一般的门也被刮落了。

  濮四爷扯了扯嘴角,倒是笑的极为的好看,虽看不出来容貌,但是,却让那张消瘦和乌黑的脸变得活络了起来。

  “想报仇?小样儿,活着都不能,死了有能耐么?”

  “你说什么……”女鬼的声音很尖,倒像是一种利刃,“砰……”碎了桌上的瓷杯。

  “怎么,我说的不对?你连扇门都出不去吧。”濮四爷慢条斯理的说着。

  女鬼倒是没有见过,今日见见倒是别有一番滋味。除了身子透明,怕是碰不到东西,其他的倒也没有什么。

  据说,厉鬼可伤人与无形,甚至可以*纵人。不过,眼前的这只,倒是没有这个能耐。

  “要不是你夺我得身子,我一定可以回去。”女鬼眼中的戾气丛生,阴森森的极为的怖人。

  “你不是都死了么,离了身子的鬼,怎么能够重回身子,除非你有这个能力,可是看你怕是没有这个能耐。至于爷……咳,我,那是意外。”

  “你夺我身子,怎么会是意外?”

  “为何不说话?”女鬼似乎见濮四爷始终不说话,心中有些慌,才问道。

  “呵,你这鬼真有意思,我说了你不信,我又何须跟你说。快些走吧,不然,天亮之后,就走不掉了。”濮四爷虽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却也知道鬼不见光的道理。

  “我走不了,投不了往生。”女鬼似乎有些失落,低落得情绪倒是让濮四爷多看了一眼。

  “你要我帮你。”濮四爷很肯定这个女鬼真的有事相求。不然,不会如此。

  “你要我做什么?”拖动着胳膊,这具身子不光是不干净,还差到极致。简直让濮四爷咂舌。

  将手指送到嘴边,看到手掌心乌黑的泥土,倒是让濮四爷一阵恶寒。可是,眼神一定,伸进嘴里,然后撕咬开手指。

  指腹的鲜血流出,血液就像是一颗红色的珍珠一般,食指与拇指一弹,血珠送了出去,正好滴入了女鬼的魂魄之中。

  “多谢……”女鬼的身子越发的透明,然后消失……这是去了往生。没有这具身子的血,她真的去不了地府往生。

  这就是鬼魂怨气太重,必须害人的原因。见血便是凶,却也能够化凶。可是,极少有鬼魂能够守住自己的心神,不造杀孽,不留恋快感。

  能够送她重绘人生,濮四爷的眼中也是湿润了一些。只是,这身子的味道,尽快去了吧,简直就是让人作呕啊。

  还有咕咕直叫的肚子,简直就是折磨。好不容易一跛一跛的将身子拖入了水中,虽说只是池塘,洗个澡应该也是够了。

  将自己洗了个干净的濮四爷,这才有心思看起来周围的景物。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冥帝绝宠:逆天神医毒妃

冥帝绝宠:逆天神医毒妃

穿越重生

阅读
神级大老板

神级大老板

其他作品

阅读
都市最强近身相师

都市最强近身相师

都市娱乐

阅读
重生之无双王者

重生之无双王者

都市娱乐

阅读
豪门继承人

豪门继承人

都市娱乐

阅读
快穿之宿主是精分大佬

快穿之宿主是精分大佬

古代言情

阅读
顶级仙少

顶级仙少

都市娱乐

阅读
都市一流大亨

都市一流大亨

都市娱乐

阅读
快穿:宿主她真的很飘

快穿:宿主她真的很飘

古代言情

阅读
无尽次元交流群

无尽次元交流群

都市娱乐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绻绻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