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快穿之逃不出病娇手掌心

快穿之逃不出病娇手掌心

来源:网络    主角:苏半夏,俞川姜

小说简介:

  第一次穿越的苏半夏以为自己是女强文主角,后来日子过着觉得自己大概是甜宠文主角,穿多了发现自己居然是逃生文主,苏半夏面对病娇美少男俞川姜只有一句话,求求了,放过我吧!

微信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快穿之逃不出病娇手掌心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先醒来的是苏半夏,她掀开盖住脸的被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望着木屋顶发了会儿呆。

  等已经去天涯海角旅游一趟的神魂归了位,她才意识到不对,她怎么就…睡得这么自在呢?

  猛地坐起身后,才发现自己就躺在床中间,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身下垫着一床被子。

  而俞川姜,就在床脚抱着被子的一角可怜巴巴蜷成一团,睡着了还皱着眉。

  苏半夏伸着脖子轻轻喊:“姜姜~姜姜~”

  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回答,她嘘出一口气,轻手轻脚下了床,光脚走到俞川姜睡的角落。

  深吸一口气,试探着将手靠近他。

  没醒,没醒,好的,抱上了!

  苏半夏胳膊上的肌肉绷紧,咬着牙一把将他抱进怀里,低头看他还睡得死死的,心里瞬间放松了。

  她一鼓作气将俞川姜挪到床中间,慢慢给他盖上被子,舒出长长的一口气。

  苏半夏甩甩手臂,“还以为你只是脸上有点肉,原来身上也不轻!累死我了!”

  突然床上的俞川姜动了动,苏半夏立即闭了嘴,紧盯着他。

  俞川姜睫毛微微颤抖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他坐起身,一脸无辜地左右看了看。

  苏半夏:“姜姜~你醒了啊,要起床还是接着睡呀?”

  话里的谄媚讨好几乎要溢出来。

  俞川姜懵懵然地看向苏半夏,揉了揉眼睛。

  他用带着一股子奶味的声音说:“要起床的!姐姐我怎么睡到床中间了?我是不是挤着你了?”

  苏半夏摆摆手,大度地说:“嗨,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睡到床中间了,可能是夜里翻身翻的,挤我也没事,挤就挤了,还暖和!”

  俞川姜表情一僵,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不管他怎么想的,苏半夏反正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过了这个话题。

  她说:“那你起床吧,我先去刷牙洗脸,然后我们吃早饭,吃完了周围走一走,看看有什么能吃能用的,柴也不够了,你袋里有刀吗?”

  她边说边从桌上拿了用具,在浴桶里舀了一盆水,端着出了门。

  俞川姜呆坐在床上,看着她一连串自然流畅的动作,捂脸笑了起来。

  他轻声说:“你真可爱!”

  苏半夏没听见这句夸奖,听见了或许还会生气,盛世美颜才是专属于她的夸奖好吗!

  两人就着水吃了烤馒头,提着刀出了门。

  俞川姜跟在苏半夏身后。

  他说:“姐姐,我们牵着手一起走吧!”

  苏半夏立刻拒绝:“这种地方走路,我都恨不得多出八只手来清理路障,现在我就两只你还想占领一只?”

  俞川姜:“……”

  俞川姜:“姐姐,我走前面吧,我有经验!”

  苏半夏用布把自己包得像个□□,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不用,小孩子别逞能!”

  俞川姜在后面笑得很开心,偷偷地时不时帮她先清理掉难处理的枝桠草刺。

  两人绕了一大圈,看到果子不敢吃,看到兔子抓不着,看到老鼠吓得直跳,最后尴尬地一人抱着一捆柴回了家。

  苏半夏:“唉!生活太难了!”

  俞川姜:“姐姐,我会抓兔子,我不怕老鼠,明天我一个人去吧?”

  苏半夏梗着脖子说:“你说得我好像怕老鼠一样,我是怕老鼠的人么?那是因为它突然出现,我才会吓到!就你这小身板还抓兔子?你会守株待兔叭?别闹,再说碰到野兽怎么办?”

  俞川姜:“……”承认自己不行就这么难么?

  苏半夏表示很难,毕竟她是世间少有的完美的人!

  俞川姜只好无奈地说:“姐姐,我之前爬山的时候有看到一棵果树,那种果子我以前吃过,又大又好吃!”

  苏半夏迅速点头,“在哪里?那咱们快点去吧!这几天不是馒头就是烤肉,吃得我都要吐了。”

  俞川姜:“你不累么?先休息休息,我们明天再去吧?”

  苏半夏摇头拒绝:“咱们明天得下山买口锅,天气越来越冷了,现在还勉强能用凉水,过几天怎么办?”

  俞川姜:“那姐姐你在家休息,我一个人去也可以!”

  苏半夏十分感动他的体贴,然后拒绝了他:“两人一块能有个照料,你一个人不安全!”

  苏半夏骄傲挺胸,反正我有神笔我不慌!

  俞川姜只好答应,这次他终于心满意足地牵到了苏半夏的手,嗯,像她的心一样柔软温暖。

  苏半夏边走边唱歌,唱的是俞川姜从未听过的。

  俞川姜:“姐姐,你唱的什么歌?”

  苏半夏:“好听吗?”

  俞川姜点头:“姐姐嗓子好,唱什么都好听!”

  苏半夏喜滋滋:“那是,我随便瞎唱的都这么好听!”

  苏半夏被夸得飘飘然,欢快地唱了一路,从“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一路唱到“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远远看见那棵果子长得很像蛇果的树,苏半夏一把甩开俞川姜,手舞足蹈奔过去。

  她抬头捧着脸:“哇哇哇,我的天,这么多果子,我们能吃好久,你看它,它怎么能红得这么鲜艳好看,一看就好吃!”

  俞川姜握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听见她欢乐的声音,瞬间收回阴沉的表情,跟着点头。

  苏半夏看了一会儿,突然顿住:“话说,这个树这么高,我们怎么摘?”

  她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俞川姜,“你会爬树吗?算了,我来吧!”

  俞川姜拉住她的衣角,“姐姐我来,我会爬树,我爬得可好了!”

  苏半夏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没觉得他在说谎逞强,“行,我在下面接着你,你小心点!”

  俞川姜笑得甜甜地,狠狠点了下头。

  最后两人成功的满载而归,苏半夏拿了两个往衣服上随手擦了擦,一个递给俞川姜,一个自己吃,汁甜肉美的果子甜得她眯起了眼睛。

  苏半夏:“真好吃啊~跟蛇果味道好像哦!我就喜欢这种粉粉的感觉!对了,这果子叫什么啊?”

  俞川姜轻轻咬了一口:“这是望仙果,平时很少见,人们说吃了能成仙,所以才叫这个名字。”

  然后他又似不经意地问:“姐姐,你说的蛇果是什么果子啊?”

  苏半夏叹气:“这就小孩没......”

  她话音顿住,转头看了好像无忧无虑的俞川姜一眼,接着说:“那是我们家乡的果子,它也有一段传奇的来历,比你们望仙果厉害得多呢!”

  俞川姜好奇地问:“真的吗?姐姐给我讲一讲吧,你的家乡真有意思,我想听!”

  苏半夏自豪地挺胸:“那是自然,我的家乡可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晚上给你讲蛇果的故事!”

  山里冷得很,天一黑下来,两人就钻进温暖的被窝里。

  俞川姜面朝着苏半夏,黑夜里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问:“姐姐,你现在给我讲蛇果的故事吗?”

  苏半夏也转过身来面朝着他,“哦,差点忘掉了,睡前故事还没讲呢。”

  她又放低了声音,“这是一个关于人类起源的故事,在遥远的西方,人们传说这世上本没有人类,有个叫上帝的神用六天时间创造万物,第七天照着他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

  苏半夏以亚当夏娃为蓝本编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讲完还颇有些意犹未尽,心想自己不去当编剧真是屈才。

  学点什么不好学画画,举世闻名的画家可都是死后出的名,活着的时候还都是家徒四壁与老鼠为伴的。

  俞川姜安静地听完,沉默了一会儿,他问:“上帝为什么要将禁果树和亚当夏娃放到一起,而不单独将禁果树放起来?”

  苏半夏:“......”我只是优秀党员中的其中一员,我哪知道这些?

  她咳了一下,硬着头皮说:“嗨,这就是给亚当和夏娃的意志力考验,坚定的人从不会被外物诱惑,但是很明显他们失败了!”

  她语气里还有些唏嘘。

  俞川姜无奈地说:“姐姐,在故事的最后,你说他们用坚定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以及永不认输的执着,最终打败了视人类如蝼蚁的上帝,带领人类走向了自己当家作主的美好新生活!”

  苏半夏在黑夜的掩饰下,悄悄红了脸:“是吗?你记错了吧?好了,很晚了,我们该睡觉了,晚安!”

  说完她翻身背对着俞川姜,用被子埋了半个头,假装自己睡着了。

  俞川姜看着她的后脑勺,无声地笑,嘴唇微微动了动,他说:“晚安!”

  等苏半夏渐渐进入睡眠后,俞川姜摸了摸她的头,使她睡得更深。

  俞川姜像昨夜一样出门打坐修炼两个时辰,回来看见已经霸占了整张床的苏半夏,想了想,还是蜷进了床脚。

  第二天醒来的苏半夏,发现自己呈大字型躺在床中央,竟然感觉有些习惯了。

  她跳下床准备像昨天一样将俞川姜挪回床中间,转头就看见俞川姜睁开了眼睛,迷茫地看着她。

  苏半夏趿拉上鞋,朝他笑了笑:“你醒了,早啊!”

  俞川姜坐起来,愣愣地看向苏半夏,歪头喊了一声:“姐姐?”

  苏半夏坐到他身边,愧疚地说:“唉,没想到姐姐睡觉竟然也不老实,昨晚上挤着你了吧?”

  俞川姜摇头:“没有,不怪姐姐。”

  苏半夏这才笑起来,她感慨地说:“姜姜真是个乖孩子,是姐姐的贴心宝!”

  俞川姜害羞地笑。

  苏半夏摸摸他的头,“快起床吧,咱们今天还得下山买东西呢!”

  俞川姜听话地起床穿好衣服,因苏半夏之前说过要锻炼他的动手能力,今天不等她开口还主动叠好了被子。

  让苏半夏越发觉得他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天使!

  吃完了早饭,苏半夏从包里拿出一盒暗黄色的胭脂来,朝俞川姜勾了勾手指。

  俞川姜:“姐姐,你找我?”

  苏半夏挖了一坨胭脂放在手心,又往里滴了几滴水,将它揉搓得细腻,一把拍到看热闹的俞川姜脸上。

  从额头到脖子都抹得暗淡无光,泛着穷苦孩子的颜色。

  又挖了一坨给自己抹上,还不时问他:“我抹得匀称么?我看着穷么?我看着丑么?”

  俞川姜本以为自己能看到苏半夏晨起梳妆的娇羞模样,结果遭此打击,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苏半夏:“你成天都想什么呢?小孩子东想西想的不好,做事得专心知道吗?”

  俞川姜傻乎乎地点头,直到苏半夏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

  俞川姜:“姐姐,你在做什么?”

  苏半夏唉声叹气:“还不是我太美惹的祸?我长得这么好看,出门不扮丑被人看上了怎么办?就我们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打得过谁?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美貌就是一种罪过!”

  俞川姜:“......”

  苏半夏仍自顾自地哀伤着:“我这样的盛世美颜,出去就是个红颜祸水,引起大乱怎么办?人民安居乐业,先富带动后富,大家携手共同富裕才是我们的追求,和平可是盛世基石!”

  俞川姜:“......”行吧,你的盛世美貌留给我一人看就好!

  收拾妥当后,两人就像刚从山里逃难出来的连饱腹都难以做到的难民。

  为了保证不露馅,她将两人胳膊和胸膛全都涂成蜡黄色,连腿都没放过。

  苏半夏看了看成果,非常满意,“我化妆技术还是杠杠滴,这要是有成套的工具我能发挥得更好,贫穷算什么,死亡我都能画出来!毕竟画画,我可是专业的!”

  俞川姜瞪大眼睛,笑着问道:“姐姐,你是画师吗?”

  苏半夏立即否认:“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画师了?我是说化妆,这是女孩子天生都会的技能!”

  俞川姜点点头,看着苏半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仍笑得开心,你是我的,你的一切我也终将会知道,我不着急!

  苏半夏摸摸自己有些发凉的后颈,肃着脸问了一句:“是谁?是谁在觊觎我命运的后脖颈?”

  环顾了四周一圈只看到一脸懵逼的俞川姜。

  苏半夏心里有些嘀咕,怕不是夜路走多了,真会遇见鬼?

  不,优秀的党员会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优秀的党员敢于跟一切不公平斗争!

  苏半夏将神笔包进长布条里,然后将它贴近自己的肚皮,把布条紧紧地系在自己腰上。

  她拍着肚子对俞川姜说:“看到了吗?人民的智慧!”

  俞川姜:“?”

  苏半夏半是难过半是怀念,“这可是来自我大姨的智慧啊,多年前我大姨在外挣了钱,回家的时候怕路上被人偷走,就是将票子这么绑在自己腰上的。”

  俞川姜看着她的肚子,好像要穿透衣服看到那支笔。

  他问:“姐姐,你为什么只放那支笔?”

  苏半夏复杂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瞬间又往痛苦上发展。

  她一脸悲伤:“这支笔,不值钱。可是,它是我现在唯一拥有的,我母亲送我的礼物。”

  苏半夏擦了擦眼泪,“我的母亲,她在另一个世界里,而我却一个人在这世上辛苦求存,我无法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她也不知道我是否吃饱穿暖,每思及此处,我便彻夜难眠!”

  俞川姜被她深切的悲伤镇住,一时间竟分辨不出她是在胡说还是说了真话,可他却见不得她的眼泪,特别是为别人而流。

  俞川姜上前拉住她的手,“姐姐,你别难过,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你还有我呢,我是你的!”

  苏半夏破涕为笑:“我的姜姜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等我将你抚养长大成人,你娶妻生子后,可别忘了今日的誓言不孝顺我啊!”

  俞川姜:“......”

  俞川姜:“姐姐,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不过苏半夏却已经入了戏。

  她说:“我辛辛苦苦吃糠咽菜,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拉扯大,哪知不过短短几年,你就忘了当初的恩情!生恩如山养恩似海,也比不过美人望向你的一眼万年!”

  正当她喘着气还要继续时,俞川姜一把拉住她的衣袖,将她拽回神,“姐姐,我们该下山了!”

  苏半夏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擦了眼泪,有些不高兴,“后面还有唱词,我还没唱呢!”

  俞川姜一脸无奈,“以后有机会你再唱!”

  山脚下离得最近的小镇也有数十里路,走到安乡镇时,已经快要日暮,赶集的乡民都回了家。

  苏半夏没有办法,只好牵着俞川姜找了家客栈住一晚。

  夜里苏半夏怕洗出一盆黄水,又暴露容貌,两人一身臭汗也没洗澡,臭得连自己也嫌弃得不得了。

  苏半夏多日来第一次枕上枕头,有些开心。

  她说:“我们明天也买两个枕头,没枕头睡觉感觉自己就像没有头一样!再买两床被子,家里的都脏了,得换洗!还有浴桶......唉,要买的东西可真是太多了!”

  俞川姜点头,想到苏半夏看不见,开口问:“我们有钱吗?”

  苏半夏心想我当然没有钱,但是我的神笔有钱啊,金山银山管够!

  嘴上却叹气:“唉,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钱倒是够用的,可如今我俩却是在坐吃山空呢!”

  俞川姜有些紧张,“那我可以出来做工的,我可以养活姐姐的。”

  苏半夏再次被感动,“不不不,你还小,姐姐的钱可还管够呢,等你长大了,再请十个八个的仆人来伺候我!”

  俞川姜重重地答应了,显然是当了真。

  苏半夏立即道:“姜姜啊,姐姐刚刚只是随便说说的,你可别当真,姐姐才不要仆人伺候呢!”

  作为无产阶级的代表怎么能轻易被资本蛊惑!

  俞川姜好像有些失落,他说:“好吧,那以后我亲自伺候姐姐!”

  苏半夏感觉自己被糖衣炮弹腐蚀了,她坚定的信念被这番甜言蜜语所击垮。

  她感动地说:“儿啊,咱不求你出人头地衣锦还乡,你能快乐地长大,生活幸福无忧虑我就满足了!”

  俞川姜:“......”

  苏半夏摸了一把自己粘腻的脖子,叹了口气,“早点睡吧,不然我时刻都想起来去洗个澡,我太难了!”

  她背对着俞川姜,心里感慨自己居然没卸妆就睡觉了,幸好年轻,皮肤底子好,回去要敷个面膜才行。

  嗯,淘米水洗脸,鸡蛋清敷面,早睡早起一杯水,原生态,健康品!条件再苛刻,也不能亏待脸。

  俞川姜没有修炼,安安静静地闭目养神了一晚上。

  第二天两人起床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一方被一方挤到床下或墙上的情况,令苏半夏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刷了牙,又对着镜子看了看脸,虽然面黄肌瘦,但还是要保持整洁的!

  在集市上,苏半夏很兴奋,抓着俞川姜的手四处乱看,将自己没见过市面这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俞川姜:“姐姐,你没有见过这些吗?”

  苏半夏满脑子“论古代与现代的人民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对比”,听见问话想也不想答:“我上哪儿见去,以前见不着,来这以后就忙着逃命哪有那个闲心啊!”

  俞川姜眯了眯眼睛,轻声问了句:“逃命?”

  苏半夏头皮一麻瞬间回神,她打了个哈哈:“对啊,前面有家打铁铺,咱们去买锅去!”

  俞川姜见她不想说,也继续没问,打定主意要自己去查清楚。

  两人将集市逛了个遍,买了他们能想到的所有需要的东西,又回到铁铺拿预定的锅。

  出了铺门,俞川姜脚步一顿,苏半夏转头看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见一位美妇人牵着一个半大的小男孩,领着一帮子下人从对面胭脂铺里出来。

  俞川姜若无其事地看向苏半夏,“姐姐?”

  苏半夏仔细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毫无异样,只好收起疑惑继续走。

  她悄悄看了那些人许久,不过多的是路人跟她一样,也不算明显。

  苏半夏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路人的谈论,听明白了点那些人的身份。

  安乡镇在水阳城的管辖范围内,水阳城是天下十三城之一的大城,那美妇人和小孩儿是少城主的夫人和孩子,也不知道来这儿做什么。

  苏半夏本打算在镇里再住一晚,又想到俞川姜明显与那两位大人物有关系的样子,却不相认,联想到自己的情况,绝对是有什么内情。

  于是她带着俞川姜连夜回了山。

  洗完澡,一人盖着一床被子,苏半夏困得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还是出于关心问了句:“姜姜,今天看见的那个女人和孩子你认识吗?”

  俞川姜本想否认,又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带着哭腔说:“那是我父亲的妾室和庶子。对不起,姐姐我骗了你!”

  苏半夏的手伸进他被子里,然后紧紧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别哭,有警惕心是好事,咱们刚认识又不熟悉,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

  俞川姜泣声在寂静中越来越急促,他说:“我父亲并不喜爱我的母亲,也并不喜欢我,他说我是野种。我的母亲,我对她来说,也只不过是换取所需的物品。”

  苏半夏感受到他的难过,轻声叹息,钻进他的被子里,将他抱进怀里,轻轻拍打他的背。

  她说:“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不好,你别难过,他们不值得!”

  俞川姜像是找到了可信任的树洞,要把自己的脆弱和委屈一股脑都吐出来。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玄幻仙侠

阅读
辣妻追夫:老公,别跑

辣妻追夫:老公,别跑

现代言情

阅读
我家王妃狠凶萌,宠爆了

我家王妃狠凶萌,宠爆了

古代言情

阅读
纪少追妻套路深

纪少追妻套路深

豪门总裁

阅读
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现代言情

阅读
不老神婿

不老神婿

都市娱乐

阅读
错认妈咪后我被盯上了

错认妈咪后我被盯上了

现代言情

阅读
万古天帝

万古天帝

玄幻仙侠

阅读
寒门辣妻:魔尊娘子喜种田

寒门辣妻:魔尊娘子喜种田

古代言情

阅读
首席医生,求别撩

首席医生,求别撩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绻绻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